广州大学生廉价兼职叹无奈 8元时薪难兑现(图)

发布日期:2021-07-19 14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年广交会兼职的大学生能拿到8元/小时的薪酬吗? 本报记者卢汉欣摄(资料图片)

  本报讯 (记者 方夷敏 实习生 陈洁)“十一”黄金周期间街头随处可见兼职派传单或者促销的大学生,记者调查发现,兼职学生薪酬多集中在“60元/天”或者“50元/天+提成”之间,不少学生纳闷,教育部已经规定大学生兼职酬金不能低于8元/小时,按照每天工作8个小时计算,如此薪酬水平之下,企业不是明显“违规”吗?

  虽然今年七月教育部会同财政部制定了《高等学校勤工助学的管理办法》,再次重申高校学生兼职酬金不能低于8元/小时。但该新政对部分企业却缺乏约束力。

  据了解,华师的勤工助学中心每星期大约接到40个来电咨询招聘“兼职”的事宜,其中一半以上都是派传单和促销等较为简单的工作,但很多时候谈及“时薪8元”的底线时,都会遭遇“价钱太高了”的抱怨或者“打折”要求。而且有一部分企业在表面上答应学校要求,一旦工作完成则以各种方式克扣学生工资,最后算下来,学生每小时所得报酬可能只有6元左右甚至更低。

  除了勤工助学中心,不少大学生是通过兼职网站等渠道获取工作信息,在缺少学校“把关”的情况下,待遇更加难以保证。在大学城开兼职中介公司的陈先生表示,www.744888.com,他经营的中介里有近四成的兼职时薪在6元至8元间。

  一方面薪酬达不到要求,另一方面高校普遍反映,随着大学生劳动力成本的提高,在派传单、促销等简单工作上,企业减少用大学生的趋势明显增加,“他们觉得请别人4块钱时薪就能完成的工作,根本没有必要用大学生那么贵”,中大勤助中心的李老师评价道,“教育部的规定对企业约束力不大,他们都按市场形势来定价。”

  “50块一天的价钱已经可以接受了,我们贫困生计较不了那么多。”广东技术师范学院的卓同学表示,与她持相同意见的大学生不在少数。

  在维权方面,也只有少部分学生敢于争取自己的权利,陈先生的兼职中介成立三个月以来,只看到10多名学生因待遇过低而跟企业提出申诉。

  中国劳动法学会理事、中山大学副教授鲁英表示,“8元底线”出身“教育部”,更多的是建议的性质,它最大的挑战来自于“非全日制工资标准”,后者由“劳动保障部门”制定,是法律法规。后者的标准往往比前者更低,譬如在广州,“非全日制工资标准”是7.5元/小时,两者相较,企业会倾向于选择数额更低的条款来作为自己雇工的依据,若学生和学校坚持“8元底线”的要求,就会产生两个规定互相冲突的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