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首首诗就是一幅幅历史画卷 勾勒出成都老街小巷的过往

发布日期:2021-09-26 19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我觉得今年的年度作家奖颁给我,大众投票投给了我,这不是我个人的荣誉,这应该是诗歌的荣誉,是这座有诗意的城市———成都的荣誉。”梁平说,诗歌对每个人而言,显得又遥远又清静,这么多年了,中国诗歌在上世纪80年代有着非常辉煌的历史,也有很高的荣誉,但到了新世纪,表面上看起来,诗歌退出了大众视野,显得更小众,而且观众的眼光更挑剔了,但大家永远要记住,诗歌除了是国家一个对外的符号,也是成都的一个文化符号,成都的每一条街道都充满了诗意,所以这一批作品,应该是成都给了他写诗的灵感,给了他这一份诗意。作为一个诗人,把

  《纱帽街》 “纱帽上的花蚊子,在民国的舞台招揽川戏锣鼓,文武粉墨登场,后台的一句帮腔,落在这条街的石缝里!”

  昨日下午3点,方所诗意飞扬。“这里是成都,这里是纱帽街,这里是《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》首场读者回馈活动·年度作家梁平诗歌朗诵会。”

  “《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》首场读者回馈活动———年度作家梁平诗歌朗诵会”昨日在成都纱帽街8号方所举行。此次“年度作家梁平诗歌朗诵会”,由成都商报社主办,四川方所文化创意有限公司、《星星》诗刊联合协办。红姐论坛,这次诗歌朗诵会,既是向年度作家梁平先生致敬,也是向42万多名参与投票担任评委的成都商报读者致敬。《星星》诗刊执行主编、成都市作协副主席龚学敏,《星星》诗刊副主编、著名诗人李自国,活跃诗坛的青年诗人黎阳、李斌、向以鲜、马嘶、桑梅、余幼幼,来自四川大学、四川师范大学、西南民族大学、成都大学等高校60多名大学生,以及近200名读者,参加了此次“年度作家梁平诗歌朗诵会”。

  活动由成都电视台主持人周东主持,现场由周东朗诵《纱帽街》开场,以梁平朗诵《剪纸》结尾。为了感谢成都商报读者,梁平还专程带来100多本《深呼吸》等诗集,赠给现场读者。

  昨日,年度作家、诗人梁平上台,他首先感谢成都商报举办的活动,且非常感谢在座的和不在座的读者。“我不要求每个人写诗,我希望每个读者在心里渴望一种诗意的生活。”

  他谈到,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,从诗经到唐诗宋词,到元曲,在世界上的影响。新文化运动以来,新诗也有了一百年的历史。“在座的很多是诗歌的读者,也有将近一半是四川非常优秀的诗人。尤其是这一批诗人,应该说在我们四川,在我们成都,为新诗的建设,为成都成为诗歌的城市,做了艰苦的努力和卓越的贡献。”

  “我觉得今年的年度作家奖颁给我,大众投票投给了我,这不是我个人的荣誉,这应该是诗歌的荣誉,是这座有诗意的城市———成都的荣誉。”梁平说,诗歌对每个人而言,显得又遥远又清静,这么多年了,中国诗歌在上世纪80年代有着非常辉煌的历史,也有很高的荣誉,但到了新世纪,表面上看起来,诗歌退出了大众视野,显得更小众,而且观众的眼光更挑剔了,但大家永远要记住,诗歌除了是国家一个对外的符号,也是成都的一个文化符号,成都的每一条街道都充满了诗意,所以这一批作品,应该是成都给了他写诗的灵感,给了他这一份诗意。作为一个诗人,把看到的诗意,通过文字、通过诗歌写下来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,因为成都永远充满诗意。

  随着梁平的发言,在人来人往的方所内,《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》年度作家梁平诗歌朗诵会聚集了大量读者,报了名的读者则都早早入场,正在方所选书的顾客也闻声赶来,看见成都商报报道慕名而来、没有报上名的读者则站在圈外被现场的氛围所吸引……

  本次梁平诗歌朗诵会,一共朗诵17首,其中14首描写的是成都街道或景点,还有《邻居娟娟》《成都话》和《剪纸》三首梁平的代表作。其中,描写成都街道或景点的诗歌写尽了成都风情,包括《纱帽街》《惜字宫街》《爵版街》《黉门街》《落虹桥街》《九眼桥》等14首,这14首诗歌,由四川的青年诗人、大学生们朗诵,他们中的简杺、香港论坛1488acom,马嘶、向以鲜等如今都是炙手可热的青年诗人。

  主持人周东率先朗诵《纱帽街》,随后,诗人黎阳作为第六名朗诵者,上台朗诵了《草市街》,如一声惊雷的“我就是你的爷!”让人一惊。他吼出第一句,就让人感受到了历史上《草市街》带来的震撼。随后各种朗诵风格悉数登场。非常具有创意的是西南民族大学的学生雨桐,穿着民族服饰,以四川话诵读了《落虹桥街》。无论是豆花还是烤鱼,是花前还是月下,街上的麻辣和娇媚的气质,从成都话中流出来,别有一番风味。

  诗人向以鲜在现场声称,他用重庆话朗诵梁平的诗歌《成都话》:“即便一个男人,与另一个男人争吵,怒目相向,毒狠狠的场面,撒一地粉言粉语。”引得观众笑成一团。

  昨日的朗诵,复活了成都一条条街的历史,帝王将相在这些街上演绎着他们的故事。最后一轮的重头戏,梁平登场,他诠释自己的代表诗作《剪纸》。“我未曾谋面的祖籍,被一把剪刀从名词剪成年代,剪成很久以前的村庄,我的年轻、年迈的祖母,以及她们的祖母、祖母的祖母,游刃有余,习惯了刀剪在纸上的说话,那些故事的片段与细节,那些哀乐与喜怒,那些隐秘。村头流过的河,在女人的手指间绕了千百转,流到了一张鲜红的纸上。手指已经粗糙、失去了光泽,纸上还藏着少女的羞涩,开出一朵粉嫩的桃花。这一刀有些紧张,花瓣落了一地,被路过的春天捡起来泼洒,我才看见,我未曾谋面的祖母。”这首怀旧温暖的诗歌,缓缓流进了心底。